好像是有點猶豫,我會自命菲薄,也會自不量力,做了一些事到頭來又被一些聲音給嚇到。
 
      「不會的!這次一定可以去日本!」

      求一下菩薩保佑。





     *
      好像有很多人期待跨年,那時候我應該在學校練音樂劇吧......媽媽終於要出國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去泰國,我也希望,這一次這麼好的機會不要被我自己搞砸,已經很久沒有好運氣,一定是要用在這上面,我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沒想到這個禮拜就能把校刊進度結束,不是太糟,這次的廠商也可以信任,我相信這一定是年紀的問題,她和我們代溝不大,製作版面時也夠俐落〈在旁邊看會有驚嘆的感覺呢!〉,而且這幾次去找廠商都學到很多,跟Photo Impact 又混得比較熟一點,也知道什麼都東西廠商做起來會比較難,而那個姐姐也被我們操得很累〈跟那些廣告傳單比起來,我們還真是奧客〉,我已經不敢再拿圖去請她去背了。

       只能說,有幾個版面看起來會有驚嘆的感覺,我不想太草率。雖然主編無論如何都該開罵,因為文字稿拖得太久了,但這也是大家感情太好、彼此太過包容之故,只能慶幸最後的結果還ok,就是可憐了廠商。


      *
      有一點裂隙在我們之間產生,我不是那種願意放棄堅持的人,也不太喜歡總是挑戰時間極限的人,我也不喜歡每次自己都提早準備,卻還是得等人,很辛苦地等人。但如果她們就是這樣,也許講起話來就容易枉顧情面,我努力想克制,但......

       〈也許是每個人心中的第一順位不同,我永遠不會懂化學、物理在自然組心中的地位。〉


       說到這裡,我會想到:「社會組不是用來糟蹋的。」

       很多很多二三類就是這樣看我們的,甚至覺得,她們班上很糟糕的人應該轉組到社會組,或者,在同一個社團裡,社會組有能力負擔更多的事,我很不開心,那是你們的選擇,但不是我們的。


       「如果覺得那個讓你等的人不會介意,那就盡管拖時間吧......手機也不要開了。」





       我承認我憤怒,如果這事情不只一次發生的話。






       也許編社每年都需要走掉一個看起來舉無輕重的人,每年都要讓人沮喪,我是人,會難過也會介意,我習慣這樣了嗎?不習慣就走掉吧......



        推卸責任是逃避的下下策。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