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等待過天明

  就知道那種等待不是煩悶

  而可以說,感覺不到心情,感覺不到自己停留在哪個位置

  多半時候等待著的是一片灰濛濛的天

〈注意過嗎?不要覺得遺憾,在台灣有七八成的機會只等到陰天〉

 

   透過必要而醜陋的鐵絲網就看見了很多

   從來,我都不覺得失望

   甚至,天明是什麼樣子、正午是什麼樣子

   沒有絕對的相關

   但是我就是這樣習慣

   保持著一樣的習慣,突然,就很安心

 

    然後,如果可能,就打開mp3聽ICRT

    聽不懂也沒關係,有時候又再一次睡著了

    這樣也好

 

    過年輕然而糜爛的作息竟然帶來了恐慌

    是恐慌啊?昨天這麼質問自己

    也做了一個夢

     竟然夢見學測的國文晚入場,作文也寫不完

     當中試圖修改這個夢,但一切都是徒勞

     醒來了之後,才發現早就考完了嘛

     真是個不吉利的夢

    

 

    在這樣的時間裡

    很想很想聽到 Ibadi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