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媽媽,我的那頂帽子怎麼了?
啊,在夏天從碓冰前往霧積的路上,掉進溪谷裡的那頂麥桿帽呀!
媽媽,那是我好喜歡的帽子唷!
我那時候好懊惱喔,因為,一陣風突然吹過來.
媽媽,那時候有一位年輕的賣藥郎走過來,穿著深藍色的綁腿,帶著手套.
他想替我撿帽子,卻不小心跌斷了骨頭.
但是最後還是沒撿到.
因為掉進好深的溪谷裡,那裡的草長得比人還高.
媽媽,那頂帽子到底怎麼了?
那時候路旁盛開的野百合花,早就枯萎了吧?
然後,在秋天,灰霧籠罩的山丘,在那頂帽子下,也許每天晚上都有蟋蟀在鳴叫著.
媽媽,一定在此時此刻,約莫在今晚,在那個溪谷裡,已經靜靜地降下了白雪.
以前,閃閃發光的,那頂義大利麥桿帽,和我寫在帽子裡的Y.S,一起埋進了雪裡,
靜靜地 寂寞地......

        這本書有年紀了,我其實很抗拒有年紀的書,畢竟很少人像艾希莫夫那般思想超前,不切實際的想像又會讓已經身處在現代的人看起來看起來不合時宜而刺眼〈我說的就是怪盜、偵探、女法醫〉,但是如果只是在意著時代性,而沒有牽扯到太多技術面的小說,那就無庸置疑:

        經典仍然會是經典。

 

       在現代社會,人性其實薄弱,社會案件上亂倫、弒父母、虐童的新聞層出不窮,因此看到這本《人性的證明》,在小說家的迂迴中真的不免會抱持著期待。

      其中又牽扯進日本在1945年戰後與美國的情結,這兩方的思考和調查線索根底並不相同,但最後仍會串聯成為「點」,森村誠一也是不惜耗費筆墨說明一切的作家,因此也有社會派風格,推理社會派的呈現總是會讓人看完之後感到悵然,我卻很欣賞這種不容偏頗的社會性。

      所以不只是想證明人性,也是想為那個矛盾的時代留下一個註記。

 

 

 

 

 

●圖片來源:

博客來 人性的證明〈商周版 〉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21131

●西条八十詩來源:

http://blog.sina.com.tw/zolunatic/article.php?pbgid=30589&entryid=259426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