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夢

      怎麼會夢到方糖和方糖和方糖呢?

      這是低潮期。

      很想把自己關起來,從此不用再自我介紹了......再也不用再硬著頭皮記人臉了、不用再去耗費腦容量去記人群關係......我真的好想把自己關起來。

       丟掉算了

 

       知道這樣超討厭的,誰不討厭?但是.....我有一種快炸掉的感覺,想死的感覺

       只是幸好,怕痛,還不至於去死。

 

        -----------------沒有分隔線就寫不下去----------------------------

       今天上了堂很棒的課《俄羅斯古典音樂欣賞》,好期待蕭士塔克維奇!老師竟然安排了三次實際演出,聽到她輕描淡寫提到自己曾經在美國卡內基開音樂會,頓時意識到這就是所謂的神人!

       雖然感覺和斯拉夫語系有隔閡,但是這堂課太了不起了,而且不開放加簽,排隊的人超級多,我想帶著這一點幸運上完這堂課,然後我也買了貝多芬病毒音樂會的票。

       如果沒有意外,台北探險二應該會是國家音樂廳〈喔喔~聽起來好高級!〉

 

        ---------------------人格分裂的終點---------------------------------

      那個其實

      我好累

      你知道人很奇怪,累得時候反而不會胡思亂想了,保持這樣似乎不錯

 

      另一方面

      短短一天,已經有兩個人以:「你是不是日文系」這樣的開頭與我攀談,而且,兩個我都完全沒印象,沒印象到連上過兩堂單雙號分班的課之後仍然沒印象。

      我只對名字產生感覺,但是人臉.................

 

      好像只能說:謝謝你們記得我

                        很抱歉我記不得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很多,超政洗衣服遇到的、明明就是同家學長在山居遇到時苦想關聯想都想不到

 

       我沒電了

 

      〈待充〉

 

 

 

 

 

創作者介紹

天空。森林。雨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