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的天空.jpg 

      冷了,乾淨了,進入夢裡了。

      路人用極快的腳步走過,不知不覺提起腳時也跟著步伐匆促,再也不會困窘或格格不入,眼看那點顏色褪去竟然會開始對自己害怕,究竟要改變到什麼地步才會停止呢?

      台北,像毒一樣,滲透進我的鞋、我的手、我的.....也許是特別醜陋的心。

      天空是灰色的,天氣卻冷了,印象中的秋冬就是暖暖的太陽和冷冷的天氣,樹蔭是冰的,而樹梢帶點微溫,清晨的天空會是驚人的粉紫色、天藍色......有一點點的雲掛在上頭;騎著腳踏車經過車子很多的路口時,戴著口罩、披著圍巾的同學剛好經過,我們揮揮手,繼續各自往前奔馳,那時候,腳踏車好像會飛。

      台北,像毒一樣,為什麼連空氣都會讓人生病?

     

      但是,已經不覺得氣憤了,走快速道已經成了習慣,某天甚至厭煩了百貨公司悠閒站在手扶梯左邊上的人們......快速是一種病、寂寞是種病,只是走的越快速思考就越深,鏡中自己時常皺眉的樣子一定是不變的一直掛在臉上,怎麼辦呢?想著想著想著,怎麼不去意是自己又縐了眉頭呢?

       重複矛盾的循環,然後靠著喜歡的笑容恢復元氣,我真的打從心底祝福:你們都要好起來,一定要跟我一樣漸漸痊癒,老實說,到了要吃藥的地步很可怕,每週每月的大坪林站更是孤獨,只是每次坐上綠1踏上路途時,不免很想鼓起勇氣,總是一邊觀察著黃色制服的高中生,回想過去的憧憬。

       莫忘初衷很難,但是其實可以忘掉一下下,確立自己的腳步。

      

       

      台北,像毒一樣,我拿起耳機,默默聽著音樂走下山,享受音樂和自在,已經忘了群體的滋味,台北的毒也是成全孤獨者的毒,說不愛,好像也不行,說到最後,是沉醉了,深深愛著。

       HORAN的酷懶之味、ALEX的酷懶之味 是最適合的音樂 最適合的背景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Tq-5DEEhrE

 

       捨不得走,就再加一首~IBADI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XfBNCErxNU&feature=related

       

       某天聽著聽著,竟然就掉淚了,最想念家人的時候就是一個人走下河堤,看到有人在打籃球的時候,那時眼前浮現的既然是還很矮的弟弟拿著比他的臉還大的球丟著丟著,只是那時候站在三分線上奮力瞄準籃框的他現在已經超過我二十公分了。

 

        同時我也想念,手拿著墨筆畫著校刊封面的自己,那彷彿是陌生人。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