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 BUILDING2.bmp 

       最新兩篇都在寫韓國相關,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了,是時候回到現實面臨「期中考」這個重大事件,不過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短短兩週間就不停有老師說要停考或是延期,我最怕的《國際關係》延期了,《韓國現勢》也延了〈說真的,以上兩科說不定是我這次除了初日之外最花心思的科目〉,昨天馮藝超老師用模棱兩可的態度回答完之後,不知是禁不住同學起鬨還是本來就有這個打算,就決定取消期中考,說實在話也不會說特別鬆一口氣,很擔心單憑報告的成績會是什麼樣子

       〈上了大學之後就會意識到不能太短視近利〉

        上週考完英文一科了,英文變得很爛的同時日文也沒有提升,這就是無力感,好強大的無力感,不過我也感謝老師很認真想訓練我們會話能力的無所不用其極,這樣至少有不斷進步的空間。

      

      今天是開學快三個月後第一次和小芳老師午餐會談,人很多,還剛好和最熟的俗鹽、阿雜、姿穎、鈞如同組,不過正因為人很多好像也沒有什麼可以真正講出來的,雖然同時也聽到其他同學的心聲、知道以前不知道的一些事,但是就整個感覺而言,我是嚴重抽離了,整個會談結束後也只是因此感覺到小芳老師比平常親切許多而已。

       發現不只是我,很多人在人際上都有困擾,就連眼中一些很想效法的對象竟然都說覺得和人相處有困難, 對我而嚴重點到不是在疏不疏離的問題,而是想不想要,重點是現在:沒有說很想要,就算知道一切都很必須。 

       甚至要歸類成低潮期都有點困難,本來就很少有分低高潮,一直以來都很隨心所欲,因此發生過一些很不好的事,也有過後悔莫及的經驗。

       想起自己曾經說:很喜歡看到別人接受了自己的幫助而開心的感覺、喜歡製造驚喜、喜歡挑選禮物,曾經這些都是很自然就能做到,很少困擾、沒有特別的負擔,但是現在卻要區別誰會想接受這樣的對待、誰不會用異樣眼色看待,這樣很奇怪,不只在男生女生之間,連女生和女生間都是這樣。

 

        唉唉

      

       一定很快就過去了,雖然已經在穩定期,但是人際關係不會那麼快穩定。

 

       話說回來,我越來越喜歡這裡了,而且還努力做一個外表看起來不太悶的人〈之前只有大阿姨會這麼說,最近卻發現班上同學有這個印象,這好令人驚訝!〉

       但是但是,實在沒辦法拒絕腦袋想些事情然後就安靜了下來

 

        哈哈

 

       為什麼你們那麼了解我啦?

       真是不能理解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