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品蛋     

 

    「沒說出口的是......開始進行時,就算要自己不要去想,卻還是能感覺到胸口的疼痛,而悲傷無法阻絕,所以當種種紛擾襲擊而來時,終究只能承受這份無可救藥的孤單。」

      其實有一種歌是可愛的,溫馨的,有如流水帳日記般的文字記錄平凡中的幸福,她總是這樣聽著歌、偶爾抬頭看看剛醒了卻不動聲色的人,還一邊做著早餐,週日的早晨特別慵懶,是花生果醬和奶茶的味道,因為喜歡,所以日復一日吃著同樣的東西,知道這是也許時間過了就不會再迷戀口味,現在就貪婪地珍惜著。

      想起羽球事件,似乎是那年最痛的一件事,她記得那時在課堂上如何忍住眼淚寫下日記的感覺,卻忘了事件的本身。

      因為早就不恨了,不感傷了,然後她記起那是自己所選擇的豁達和繼之而來的孤單。

      要說是恨似乎不是那麼回事,更精確地說,應該只是覺得遺憾而已,對於自己如何如何的,她不意外可以了解得如此透徹,就像花生果醬吐司和奶茶,就像兩年不變的乾法國麵包和白土司,這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在過路時不東張西望?又有多少人能包容她若即若離的態度呢?

      活在世界上二十五年,很清楚沒有那樣的人、很清楚所謂人際的依存,這才發現茶水間裡放著個人馬克杯的架子上已經沒有自己的位置,不多不少只剩下一個尷尬的空間,或可擱下一個更小的咖啡杯。

      但偏偏,如果不能大口吞下帶有甜味的東西,就好像不曾喝過,她說,而他說。

      「計較這點空間也太可悲了。」想到這裡的時候,他自攤開的報紙間抬起頭,視線對上了,然後又移開了。

      昨晚還在這裡的人,瞬間隱形了,她一點不意外又要進入那份有如漩渦般的孤單,接著才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對方早餐喜歡吃些什麼......看吧?以為好不容易抓住的浮木,其實也腐朽到一碰就瓦解了。

      說起孤單和孤獨,一定有不少人分析過意義吧?

      她也曾,可是就在最虛弱的時候忘記了其中的定義,只知道早知如此,不如一個人享用週末的早餐時光,或著就一覺睡過午後再享用簡簡單單的蕃茄湯麵,生活也就是如此才開始變得燦爛的,她也是適應了以後才聽得見悲傷情歌裡的種種滑稽。

 

       微笑,對了,要微笑......

       她關小了耳邊的音樂,切換到下一個資料夾,就這麼獨自享用了這一天開始時,還覺得有點遺憾的早餐。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