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mp 

     今天的首圖,是過年的時候因為無聊看著2mini做的素描,神韻好難抓。

    ***

     已經回到台北了,這幾天天氣好冷,凍得人好難受,回來台北的那一天,因為下了雨而更加濕冷,逛了龍山寺之後也沒心情再去別的地方,很想去九份的夢想擱置了很久,什麼時候會實現呢?

     但是其實我很喜歡冬天,很喜歡很喜歡,一如我喜歡花生土司,那樣沒有理由。

     ***

     過年的時候做了什麼呢?

     也就是如同往年。

     過去不太意識到每年過年都在重複的事實,這幾年或許因為長記憶了,才發現每年春節都好相似,相似到任性的我已經對家事麻痺了,反正再怎麼逃避都得做一樣的事。

     看DVD、玩玩牌、依然故我上網、聽廣播......

     只多了一件,那就是學會麻將。

     算台數那些還不太清楚,但是能夠玩了,然後全部輸給牌運不知道為何那麼好的我妹,誇張的不斷看她自摸,只好安慰自己門雖然關了,窗戶還是在,這真是滿有趣的遊戲。

.

      初二也是一樣,今年也有小孩子,他好可愛。

      辦桌似的回娘家也好有趣,我就這麼吃著吃著,臉圓了一圈。

      ***

      看了超多電影,還出錢請家人去看《阿凡達》,想看的話,還是出錢這條路最快XD,不過看完之後,想法卻不多,對同類劇情可能麻痺了,其他看了《寶貝與我》、《福爾摩斯》、《聽說》.....還追了幾天連續劇的《笑傲江湖》和《李示示》,說實在話,真的不怎麼愛出門,這樣的過年反而能習慣。

 

      ***

       至於感觸最深的,應該是回山上了吧,好久沒回去中台山,卻有種一切都停滯的感覺,沒有太多的變化,唯一改變的是我們這些過客,每次回去,都讓我有種自己越來越不足的感覺,對那些邪惡的念頭存在著很多很多的悔恨,雖然知道走出山門以後我會依然故我的耍任性、揮霍,但在裡頭的時候,每一刻都覺得寧靜過度,而自己就像純潔世界裡的黑斑,不應該出現在那裡。 

       吃了向老和尚拜年的團圓飯之後,這次有比較多的時間留下來出坡,並且意外被叫到洗碗間,再度,被嚴謹的工作守則給震懾住,手在碗槽裡抓著每個碗的瞬間,其實都有種如夢似幻的感覺,因為從沒這樣洗過碗,違論洗碗其實是我在家中最有存在感的一項差事。

       同樣是洗碗,差異好大,大得令我恍惚了,我要渾渾噩噩到什麼地步?

       好懷念的時光,我是應該回去了,即使只是掃架房都好,我是該回去了。

 

        ***

       昨天,回來的時候,去看了梵谷,梵谷的人生好黯然,而前半段的習作畫作同樣也是太過熟悉了,總要忍不住回想自己學畫的那段時光,即使粗糙、即使比例不均,但在材料短缺的情況下,梵谷是天才,他絕對是有天份的,對比我們這些沒有概念的人。

      之前我說過,因為梵谷要來感動到哭,說實在話,有點小遺憾的,我真的很愛那幅咖啡館,比星月還喜歡,所以在紀念品區收集了好多,但是,這次那張畫沒來,還有,人太多了,無法與梵谷產生什麼別的交流,種種種種,都很遺憾。

       欣賞藝術是好的,但人太多就失去了與畫家心靈交流的機會,在擁擠的排隊人潮中,我甚至看不到什麼感動,說白了點就是這樣,無奈言詞必須重,因為這次比米勒那次給我的觀感更加的不好。

 

       梵谷是孤獨的,我無法在黏膩的空間中體會什麼......

 

       想到這裡,還是覺得好惆悵好惆悵

 

        倒不如喜歡無名的人哪

 

        正如我現在聽著的獨立音樂

        (阿飛西亞 滅火器 鄭宜農  STAR  .......)

        終於知道什麼是後搖滾,現在重新認識,我好喜歡。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