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271469371.jpeg

 

    《改造野豬妹》不愧為經典日劇,而就結論來說,雖然是喜歡韓劇為先,韓劇卻帶領我開始喜歡電視劇並且開始回溯舊日劇,我覺得這挺好的,尤其是最近開始找到一些對日文的感覺了,謝天謝地。

      這篇主旨還不會是修二與彰,因為我還沒看完,但是不遠了,很快就會有關於那部的心得,是說,應該很多人已經看過了吧?那部真的是好重要的一部青春日劇~我非常喜歡其中的精緻感。

 

      還沒開學,但是政大之聲讓我覺得好崩潰,這學期原本已經33的課堂數加上政大之聲的排班、專題製播、採訪、打工.......,完全逼近死線的玩法,我比較擔心的還是身體能不能負荷,也開始下定決心要過正常生活,那似乎不太難,只是要一點決心,還有少看很多很多電視劇,這點現在是比較能戒了。

 

      好多煩心的事情,好比說還沒見到的室友(裡面還有法律系學姐),或者新學期課堂等,都好崩潰,我好想放棄一些事情,但每件事情都有我夢想的一部分,政大之聲中有很多我的夢,新聞曾經是我的夢想,可是一旦開始卻發現自己缺乏挖掘探索的熱情和毅力,我很想學當DJ做節目,可是不撐過這學期可怕的時間死線的話,就走不到那一步,所以說人生勢必有所犧牲,我沒忘我還想要交換學生,那麼這學期成績也要握在手上。

 

      很不喜歡宣示些甚麼,多麼希望這學期是如我所願充實美好的度過。

 

     怎麼能寫得那麼不像自己說出來的呢?

     其實我會說:「下雨了,導致厭倦也開始氾濫了」是因為開始好好學搭公車才會發現只要用力學習,不是台北人還是能學個幾分樣子,當台北人很容易,只是偶爾還是會患上一點偏頭痛,大概是因為走路太快或是酒喝太多,也可能是睡不飽冷氣太強等等,有件事說給老爸聽應該會被笑,喝酒一直都不是為了耍帥或誇耀,我們都是因為有需要才喝的。

     爸需要假裝自己還年輕健壯,媽需要睡個好覺,而我,需要眼前一點迷濛,好忘掉一些腦子裡的雜訊。

     我們會邊吃消夜邊喝,一邊喝一邊搶,終於拉到一個ASAHI新愛好者還順便省了些酒錢。

     但是媽會臉紅,我不會,而頭痛,向來只會加劇不會減少,那是因為習慣和這種暈眩相處,不是因為說了說,就想逞強自己好像可以像個大人,喔對了,已經逼近20歲的我如果在家裡想灌掉一瓶大罐的ASAHI,就會被說成是酒鬼,父母依然會把兒女看成小孩,原來是真的。

 

      因為遊記還沒寫完所以沒寫到,韓國人愛喝的水酒好恐怖,就像乾喝酒精般的味道,可是喝了幾天我也漸漸開始喜歡了,那是種因為太過直接而很難忘記的味道,18.5趴。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