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r_-_Blur_-_Front.jpg

     Blur_忘了是哪張的專輯封面。

 

      感覺會很符合我現在很匆忙的感覺,真是對不起這張專輯,我有點歇斯底里,有點控制不了,哪個人把我拖去丟下懸崖搞不好都比現在好一點,好久沒看書覺得自己好膚淺好空虛,好久沒上禪修課覺得自己非常易怒,這種時候的我最討厭了,明明也可以是愛笑又瘋狂,可是抓不到那個點,越來越覺得只有在自己是美嘉的時候活起來最像人,不過進入那種迷妹狀態的副作用是會嚇到人的,頗析這種狀況,那就是身為迷妹的時候不會覺得很孤單,身邊隨便抓個人都懂你。

 

      真的,現在和我聊最多的這些人,好像一個都不是來自於現實(也許有一兩個),可是我們彼此了解。

 

      想到電台就想尖叫,又愛又恨,我寧可去電台不想去上課,但是踩到電台時間死線時又很想死,每天跑上山跑下山,很多技術上的問題,就像今天去錄文化盃,被不熟悉的I RIVER擺一道一樣,現在非常熟悉小白(隨身錄音機),上稿時間也急遽縮短,有時候也會感嘆自己怎麼變得那麼有效率啊?但基本上,現在還是在全然沒有成就感的時候,「好想睡」已經是每天都要經歷的過程。

 

       同時還有韓文,這次回去的時候我跟媽說,雖然很累,但這學期做的事都是我很愛的,媽說這樣就好了,然後給了我上學期沒給的生活費,真的好感謝她。

 

       還有妹妹,讓我實現可以去看少時演唱會的夢想,沒有你們我怎麼撐過去?

 

 

 

     最近最最感謝的人,是一個後來總是擔心我睡過頭沒去上必修的朋友,每次都提前半小時打電話來,有時候我都覺得,如果有一個男朋友做這件事,就不至於這麼內疚了,之所以這麼考慮這些以前管他怎樣的東西,是因為已經在研究所裡的語交說:「你再不把握的話,就和我一樣不能和大學生交往了喔!」真可怕XD 

     不過這個話題討論到最後,竟然變成我不想思考的理由,無論日本或台灣,約會的時候竟然都是逛街看電影最多了,實在好麻煩,而且和別人一起看電影去演唱會看球賽不會很怪嗎?(我都自己做這些好多年了,甚至不會特意找朋友一起去)我可能要問問看妹妹,為什麼已經那麼忙了卻還要找個人來束縛自己?我一定是寧可睡覺看電視劇的。(豈不是魚干女?)

 

 

     如果思想喜好都類似真的很棒,最近好像有看到這樣的人,嚇了一跳的相似感。

 

 

      我想到我好想把最近出的日系推理都看完,書店現在都很狠直接封起來了,有夠過份。

      還有伊坂的電影到底有多少有進台灣?CATCHPLAY請加油,我挺你們。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