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jpg          

***

    整理起牆邊至少放了一年的課本,房間還沒有要退租,可是這幾天她的眼睛被這堆東
西煩得不得了,隨意翻一下,裡頭竟然還夾了好幾張打工時偷偷帶回來的傳單,「早點丟
掉就好了」現在看到免不了就要想起在那個酷暑裡,站在人群中發傳單的噩夢,原本就不
是一個喜歡熱鬧的人,勉為其難接下的代打工作可能也只會有這麼一次。

    下雨了,待在室內好些,可是不能開窗的悶使他心裡的煩更煩了。這個房間甚麼都
好,有床、有一個小小的衛浴,甚至房東也沒阻止她在房間裡用電熱器煮食,但就是窗子
外沒有緩衝,只要一下雨窗也就不能開了。

    她拉起上個月用一點剩下的零用金買下的印花窗簾,遮住了,不看到就好了。

    繼續整理去年的課本,去年寫的作文看起來好生澀,翻譯作業也是,拗口的字句爬
滿細窄的格子,她注意到修改的痕跡很少,再怎麼拗口不順,似乎也在加幾個轉折詞後就
結束了,以前的她,從來都沒有想修飾的意思,不過回想起來,她一點也不記得,到底是
因為自信,還是純粹因為懶惰,才會幾乎都沒有修改過的痕跡。

    潦草的文字不會告訴她答案,因為連寫字都懶得用力的手腕只能讓她寫出凌亂的字,
不論場合,非關輕重。


    再看了幾眼以後,她把作業簿擱在床邊的一角,把以前就沒怎麼念的書放回原本的角
落,接著她拿起抹布,開始擦起一本一本的舊課本,上面雖然積了厚厚的灰塵,再怎麼說
都是曾經讀過好幾十次的東西,她雖然不怎麼愛讀書,也不是適合讀書的料,但卻也不是
夠大膽可以全部放開了人,更精確來說,她其實就是一個循規蹈矩、偶爾會犯點小錯的
普通人。

    擦過的書不是為了收藏,簡單整理過後,她拿出相機,幫課本一一拍了照,這些都要
放上拍賣,物盡其所。

    特別是在整理時,才不會思考太多複雜的念頭,她喜歡這樣,找一天的時間,盡情放
空感覺,只是有時候,真的就是那麼短暫的時間裡......好比說,mp3 player自動播放到
某首歌......她會想起在這時候,她正在喜歡一個人,有點痛苦又很堅持的喜歡。


    那樣的暗戀,有甜蜜的感覺,當然也有困惑,她卻不想忘記,捨不得放開。

  「今天是這麼喜歡著啊?」

    偶爾,也會像現在這樣覺得新奇,閉上眼,淺淺的笑了出來,無聲的。

    然後她會告訴自己;「別這樣,好像偷窺狂一樣。」

    只是這麼想著也阻止不了。

 

 

--------------------------------------------------------------------------------------------

     只有寫到這裡。

 

     我一直喜歡場景描寫,可是這樣寫著寫著往往沒有結局,而且我總是會亂寫亂丟,

     很多東西都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有時候再看到,也是真的很喜歡那個人物設定,或是故事,

     可是要接下去或組織也很難做到。

     幾千幾萬字的雜記都被遺棄了,有那麼一點可惜。

 

     我真的可能只到這裡而已,充其量只有偶偶寫寫這些不成篇的東西。 

 

 

     已經過了高中年代,有很大的差別。

     高中的時候很能寫歷險,因為想像力還在,

     現在很現實,許多事情都要考證,越是要考證越不想寫了。

     還有我的中文也越來越差,特別要翻譯時,不知不覺就被日文拉著走

     語句的不順、冗長的句型......

     唉

 

////////

 

     星期一到現在做了甚麼嗎?

     我也不知道         

     一直想吃好吃的,但好吃的不表示貴的,我只要飯 飯 飯 飯

     從沒那麼懇切的想吃到一碗飯   還有豐盛的家常菜

     學校附近現在能符合需求的只剩《香香》了,它算是很家常。

     因為我吃東西的時候,真的不喜歡沾醬的東西,

     同時又怕辣、怕油、怕鹹,

     真的超誇張,說不定吃素好一點,最近只要吃到辣和油就會馬上拉肚子 太怪了。

 

/////////////

 

 心情相當不穩,我受不了了,

莫名奇妙可以變成日歌大賽的網資組組長 真的是件很崩潰的事情

我已經抓不住自己了

 

如果連喜歡的人都不能了解你的忙碌

那也都算了

更加受不了的是,永遠有別人搶著你說忙

忙這個詞 有些見仁見智,也有點心機  不是嗎?

 

有時候我也想都不要

媽媽說你不要那麼累 走到哪裡算到哪裡吧

我只好說

今天我恨電台  一個大概只能扣你分的地方

真是非常酷

 

我怎麼樣能振作??????

不舒服到好想吐

 

 

 

 

人在崩潰的時候 真的是會哭的 我相信了  總是無聲的掉眼淚無法自已

這也很酷

 

 

音樂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

我能死在音樂裡 才是真正的適得其所   新聞是甚麼鬼東西

至少值得開心  看到最初的夢想死掉一個  這是好事

我以後不用再想當記者了

這不是我要的地方 

頭一直很暈很痛 想睡 不能睡 失眠 打盹 

 

這真的是我的大二人生耶

去死算了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