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bmp

     瘋狂又絢爛,是我的二十歲。

     終於進入二十代了,跨過這個界限其實根本沒甚麼,我度過平但又很大學生的一天,正逢期中考週,該考的考試還是有去考,比較不同的是,週五的時點課,讓我在前一天可以瘋狂的做我想做的事,以取代忙碌又沒有自己時間的一天。

 

     看了好多好多傑尼斯的影片,新增了一個傑尼斯團體的播放清單,我滿足於追隨,雖然從未界定些甚麼,也沒有收集收藏物的念頭,可我就是喜歡,喜歡龜梨和也、KAT-TUN、NEWS、ARASHI,不免要說,曾幾何時,我也覺得他們超弱,歌唱得荒腔走板,或是根本沒有歌的藝術可言只是像是學生般的群唱,直到現在,這麼個有一天,我突然發現可以認得每個人不同的聲音,大家都說我神經病,怎麼會先喜歡韓團又回去喜歡日團,最近又剛好遇上很尷尬的體育亂事,有更多人可能會覺得我是在幫自己找台階下。

 

     其實沒有,我還是可以很勇敢的說我愛韓國,也愛日本,台灣人的民族意識太可笑了,也不想想平常是多麼分化的國家,身為一個外省與本省後代的身分,我從小就被揶揄到大,被外公外婆笑說是笨笨的外省孩子,但又不能當外省人立足;一群人吵著要獨立,一群人親中,還有好多分散各處,從中找立足點的原住民,這麼一個自我矛盾的地方,永遠只有在面對韓國時像失心瘋一樣,彷彿群體被煽動,做出很多荒謬的舉動。

 

     該恨的就該恨,該生氣的就該生氣,我也很生氣,但不會牽怒,檯面上的人也無法就事論事的地方,加上容易被煽動的人群,台灣不僅沒有國格,看在外人眼中,可能還是一群未受教化的愚忠愚民吧。對我而言,喜歡甚麼都事一樣的,是個人選擇,但這幾天的確是,有連自己都被清算的難受。

 

 

      生日快樂,實在有很多驚奇,而且我喜歡的人也有給那份祝福,我覺得我已經大到可以自己說喜歡了,只是不習慣,今天和朋友去喝了一點啤酒,還好現在醒了,我差點把秘密說出來,好可怕。我討厭這樣,天蠍座的人沒有秘密也不是天蠍座了,偶爾我滿相信這一套的。

 

 

      都不知道有那麼多人在乎我,很感謝,感動,以前我總是期待禮物,殊不知,現在只要生日祝福就夠了,連購物欲都好低,二十歲都會這樣嗎?

 

 

      我得記一下今天,除了考了日本政治(而且不太會寫),還到系辦工讀,系辦買了台新電腦,阿雜送了我巧克力,我自己買了明治,迪西送我好多不計其數,一些人的簡訊,晚上的電台,那個人的祝福,李耘和我的衝動,無印良品,西門町,一頂帽子,指甲油,花博,二十歲生日。

 

 

 

 

 

創作者介紹

天空。森林。雨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