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26706764  SOS saru_文庫  

SOS之猿》心得

        或許要為伊坂的作品分期並不是那麼容易,但似乎可以略為劃定出前後期,前期的《奧杜邦的祈禱》、《重力小丑》和《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等作品是他的實驗之作,作品情節荒謬而有趣、在種種不合理中暗暗潛藏著某些待讀者來解迷的人生道理;然而自05年後的《魔王》、《摩登時代》開始,先前伊坂這種以情節為導向的寫作風格似乎有所改變,雖然依然可以看到時空交錯下製造出的驚喜,但「說理」似乎占了更大的比重,往往從人物的對話中就可以明明白白看出作者想傳達的意念,人物在簡單的場景裡展開漫長的辯論、談論法西斯、講述墨索里尼的轉變,裡頭蘊藏的思想已經呼之欲出,這是在《魔王》中可以看到的掙扎──只要再多談論一分社會就會干擾到小說主線的掙扎。

        但即便是這樣也不能不繼續說下去,伊坂是個關心社會關心人群的作家,無論選擇何種題材、何種類型來寫小說,他小說中的情節終究不是主體,那些荒謬情節的背後往往才是他小說的目的(假如小說都得有其目的)

        因此這次初看到《SOS之猿》這個標題時,我私以為這又是一個引發注意的手法,伊坂想找到一個引人注意的素材來喚醒讀者的注意力,但後來我反覆重讀了兩次,才發現這隻猴子並不普通。

        於是在發現這隻猴子不普通之前,會先注意到主角二郎是個驅魔師。

 

繭居族與驅魔師

        驅魔師的確不是一個普遍的題材,特別是一個日本人本來要學畫卻突然變成一個驅魔師歸國這點總是那麼難以讓人信服,但就是這樣的違和感,才能隱隱點出「人世間未必真的有魔鬼,很多時候我們希望真的有魔鬼,才能去解釋難解的家庭問題」。

        羅倫佐父親的忠告:「不管是不是真的遭惡魔附身,都不能中途放棄,放任求助者孤單一人。」置之不理是最糟糕的作法。

        結果這本書的一開始,伊坂就展現了對社會的溫情,不免有些過早(),但其實這真的只是一個開始,繭居是一個表層的問題,但繭居的原因卻是一個更大更複雜的問題,慢慢的把故事打開就會看到另一個更值得深思的一面。

 

暴力的是與非

        善惡難分,正邪難辨,世上無極惡之人,亦無至善之人。善惡俱在人心,時而為善,時而為惡。

        前面有提到這隻「猴子」並不普通,讀到書的結尾恍然大悟時,我頓時能夠理解孫悟空穿越時空跑到現世來的意義,這是多麼的有趣,孫悟空是個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角色,他調皮不依從世俗的倫理規範,不分善與惡,但在唐三藏的「掌控」之下,即便衝動本性難移,他偶也能行善,我們比較難界定孫悟空到底是善還是惡,正如無法全然去界定暴力的對錯一樣,這是一個回答不完的問題,於是伊坂又留下一個大哉問:

  「如果不是胡亂使用呢?如果遇到無法容忍的情況時,能使用暴力嗎?」

孫悟空附身的真人這麼反問以「胡亂使用暴力,就無法與他人和平相處」來解釋暴力的二郎。

真人的內心為了這個大哉問交戰,他交戰完了,就順勢交棒給讀者了,所以施行暴力的是否就是一個壞人?承受暴力的就是受害者呢?雖與此無關,但前陣子看了一部戲,戲裡提到:「不要動手,從動手的那一刻起被害者會變成加害者,真相就會被隱藏。」

同樣的,不受拘束的猴子也無法給我們一個答案,但他開展了九宮格拼圖,也許多嘗試幾次就能從中找到答案,我們就此經驗學習,在關鍵的時候自己決定這個問題的答案。

 

所以?

「我認為有必要重新審視『想救人』這種心態的本質。有位先生告訴我,每個人心中都有想拯救他人的慾望,稱為『救世主』情結。其實,這是緣自內心的自卑,希望藉拯救他人來證明自身的存在價值……」

「冷氣也能救人,對吧?我賣冷氣」

結尾以目睹一切的驅魔師來提出這段有些令人愕然的感想,但隨後又畫出了一根形似猴毛的細毛,這似乎是在暗示每個人都隨時有可能回到拯救者的位置,每個人都能夠接受他人發出的「SOS之猿」信號,到時候我們該做什麼呢?現在我覺得這些都不需要現在去做決定,到時候再思考或許會有更好的方法出現。

 

 

        在讀《SOS之猿》之前我和許多伊坂迷一樣,心裡已有一本自己鍾愛的伊坂式小說,因此看到他稱這本書是「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型時」總有點難以置信,但讀完了幾遍又參考了曲辰老師在書後附上的解說之後終於能夠信服了,因為小說讓人厭倦就起不了作用,因此能夠不著痕跡的引導讀者去思考,似乎便更接近伊坂的理想了。我們會發現以往伊坂在書中只是稍稍提綱挈領,似乎是暗暗希望讀者看了他的小說之後也能進入他的閱讀世界,卻不強迫,只是開了扇窗期待有緣人,但我總好像能看到他殷殷期盼的眼神,等待有人能夠理解(我還記得他硬是提了好幾次《罪與罰》,一開始實在沒什麼興趣去理解,但提的次數一多就也忍不住去找來看了,但這種反覆提醒的方式的確是有點囉嗦,也不是很多讀者能買帳),但到了後期,他似乎越來越能找到這扇窗應該置放的位置,不需要完全敞開來就能吸引讀者走進,特別到了《SOS之猿》,他幾乎什麼都沒明說,對話間都認認真真的在解決「人物」的問題,但就在這不經意之間,就打造了一個請君入甕的陷阱,讀者踏進去之後很難再循來時路回頭,只能跟著他循蹊徑,去看他想讓大家看到的桃源。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