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以後再也沒有逃避的理由...
口裡始終說著歉疚











*
兩點的艷陽終於把手心的紋路化成千千萬萬
午夜的溝渠
你在風口數著雲端到頂樓的電線杆
臉色肅穆
總是帶著一種漆黑的光環...
這是你不曾褪色的,而我穿不透的

風穿過鐵絲網欄杆
好聞的是都市破敗陳舊的味道
當自己還能聽見廣告車經過的時候
我以為
是你在那一叢小小的,被遺忘的盆栽中
喚我

視線折疊著天空
迷濛的風景裡是你在窗口排列著落寞的軌跡
始終,和平很遠
床頭的音響轟轟響著不對味的重金屬
我以為
那是你刻意
刻意想製造的寧靜

下午兩點的艷陽化開了
我走在人群擾攘的街,手裡提著用塑膠袋裝著的三明治
想著你應該還是習慣在風口
數著電線杆
數著門牌
也許下回再見
你已經可以就著過往車輛練習加法了

豔陽在我嘴角拂起皺紋
我是這麼感覺著
於是似乎是離安詳,很近




*〈走上白話的自白〉
不知從哪裡冒出那麼多學妹
心中的大石放下了
又提起了

-有學妹說,想加編輯社的原因是九把刀
可是我們已經訪問過了

-有學妹說,想加編輯社是想完成一本屬於大家的校刊
我的夢想未曾如此偉大

-有學妹說,想加編輯社是因為寫文章不好,想練習
我說,加入編輯社根本沒法幫你什麼

-有學妹說,想加編輯社是因為出過小報〈也許腐女就知道〉,想多學習
我無言的笑了,我們的主編應該比較適合你

-有學妹說,想加編輯社是因為國中同學也加
這也許才是一個正常的理由之一,如果你想退社,我也沒理由,一定給簽

-有學妹說,想加編輯社是因為平常喜歡寫點東西
我心中突然覺得溫暖,因為只有我們才會說:寫點東西

就像我,從不覺得自己是寫文章,也不覺得自己是在寫小說,似乎是真正的強人才會覺得自己是在寫吧
現在的文學世界已經變質了
至少是我們這一代的文學世界





反正
每一代新血都是好是壞
編社又變了

我有點累了

雖然還是希望



心中的編城不變




*
恨自己總是


冷漠



別人對我夠好了
應該知足











創作者介紹

天空。森林。雨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