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時間: 05/12 2007

  今天的雲,長長的,薄薄的,白白的。
  我往圖書館的方向走著,才發現那一直不知道名稱的紫花又在熱辣的街道上開滿一株令路人駐足的花朵,垂墜而飄逸的。
  回憶起那天,也是一般漫步在同樣的一條街上,正打算走到對街尋覓整個冬天久違的冰食,一輛轎車徐徐而猶豫的停下來,搖下車窗。
 「小朋友,你知道那是什麼花嗎?」

  我不知道。
  怎麼可能知道呢?那年我剛搬到村裡的山下,還正努力地辨識著東南西北,但我卻突然起了莫名的感動,就好像我不再只是個中間人,也許我,已經有那麼一點像當地人了。
 
  今天,就好像當年的那一天,很多地方都變了,我卻仍可以看到那花,不只是個異鄉客,我所熟悉的確確實實鋪排在經過的每一個方向,儘管已經到過那麼多地方,看過那麼多好像很繁華的風景。
  我知道,自己已經有一個家鄉了。
  那是以前找也找不到的落葉歸根。 

        而那株引來眾人駐足的花樹,它叫什麼名字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當有人用這樣的形容詞形容時,我清楚的知道,它就在路口,那個優雅的咖啡廳對面,並且就在教會幼稚園的門前。


        來往的路人變多了,數年來,還是一樣的腳踏車,還是一樣的行路,望出宿舍牢籠般的窗口,我覺得自己家鄉的風,才有風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天空。森林。雨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