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時間: 08/21 2007


  向晚也許是惆悵的時刻,我夢見你,先是復出,後是回歸。

  沒那麼悽愴的是街上繁華熱鬧的影子,昂首闊步的背後,連影子都顯得指高氣昂,我的影子卻越來越短小,朝著反方向,視線開始迷濛,掉入夢中的那瞬間,世界彷彿都一起變得荒謬,所有招牌上寫的都是那個以R開頭,以S結尾的字。

 ridiculous.

  其實我對這字沒有偏見,只是碰巧在夜市買了串燒烤時,老闆突如其來的話語令人有些心驚,以前一直以為,這需要用上5個母音才能完結的字一定很難,也許是在那本高中生必背的五千字之列,沒想到,老闆喃喃自語著這個字,我聽得很清楚。

  那絕對是指荒謬。

  人生必然需要經歷一場回歸,才算真正面對,我不管這是夢或者其他,鄉間的路十分清晰,如果回歸指得是那方面的回歸的話。

  你的步伐一向不很肯定,我的相形之下就正常些,這些天來都還沒結束。

  おわらない

  也許下回就好了,畢竟向晚僅只是向晚,你也不算太遠。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