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不是作家刻意去詆毀人生,使得人世間看來非得滿是塵埃,我卻深深的感覺到,當這些著文者看見我們不常在意的那些事件時,我們的眼,始終是緊閉著的,基於一種淺在的逃避心理,沒有人願意去看。

       昨天夜裡先是看了百年孤寂的前半,裡頭人物的錯綜複雜程度頗有閱讀紅樓夢之感,然而裡頭人物的複雜並非基於人多,而是家譜的混亂,因為倫理的棄置,而一到六代姪取姨、母與子之間的曖昧撲朔迷離,甚至因家族傳統,名字也相襲,如此人物關係更顯混亂,幸好書裡附上了家譜,看來才比較流暢。

      前半部昏亂無章、敗德亂記的戲碼一直是很深刻的,人物並且十分的鮮明透徹,儘管一代一代血脈相傳而多有重複性格,但終歸於環境,各人皆擁不同人生,甚至是選擇的不同,立刻就造成了不同的結果。

      給我最大印象的亞瑪倫黛不知為何的屢屢拒絕她的求愛者,卻又妒忌別的情侶那樣深情意重,矛盾的情感理智使她漸漸走向黑暗的境地,永被復仇之心給糾纏著,又毀恨自己的復仇計畫,繼而攬情人死因於自己生上,濃厚的情感堆疊,而成就一個這樣的人。

       這和中國傳統小說的人物性格是多有差異的,記得之前上到林沖夜奔時而細講了水滸傳的諸多人物,但中國傳統對於情感的描述趨於保守,在形容上、具體上就較為遜色,並且馬奎斯暗藏的比喻在我的現階段如果沒有導讀,真的難以理解,在這些複雜情緒的思考中,就總覺得這些文辭又昇華成另一種意向了。



        不知為何,睡前偷偷翻閱了結局的結果,這一家之主綁於樹下,而最後一代〈算起來是第七代〉被螞蟻吃掉,心中不覺泛起一絲恐怖之情......................竟不是惆悵,而是恐懼。




       我想,人總有些執著,而這一家前前後後都深刻顯現被慾望纏身的種種苦果。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