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文字佐茶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林與羚住在同一層樓的同ㄧ個屋子裡,然而除了這點,其實彼此間沒有什麼交集,只是因為一則刊在學校BBS的徵室友文而兜在一塊兒,房間的格局正好適合她們這樣的關係,穿過窄窄的玄關和一個小料理台左側,就是分成左與右的的房間,林的房門在後,而羚的房門在前,如此對稱格局很少有,但也恰好免去了ㄧ開門就可能碰上的窘境,走道很小,看得出來是勉強隔開的兩個房間,與料理台同側距離玄關較遠的地方是盥洗室和小小的洗衣間,再盡頭則是稍微寬敞點的搭棚陽台,偶爾,她們會在這裡遇見,然後ㄧ個林會不自覺的把衣架再往屬於自己的右邊移去一點點。

    羚很會家事與烹飪,是那種幾乎不外食的人,平常就會自己煮些可以放得久的醬或滷味,冰在冰箱的最下層,至於上層則往往是林放的啤酒,其實她也不是真有那麼喜歡啤酒的味道,完全只是習慣了而已,剛開始同住的時候怕室友介意也問過羚的意見,不過羚看來像是不怎麼在乎,於是就連冰箱配置也就這麼漸漸自成ㄧ格的劃分出來,她們的對話向來不長,多半是ㄧ些生活瑣事的討論,而且內容也制式得ㄧ如房東與房客,例如:

    「水電費我已經放在洗手台上面的櫃子,可是......」

    「我下午出門的時候拿去一起付。」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織品蛋     

 

    「沒說出口的是......開始進行時,就算要自己不要去想,卻還是能感覺到胸口的疼痛,而悲傷無法阻絕,所以當種種紛擾襲擊而來時,終究只能承受這份無可救藥的孤單。」

      其實有一種歌是可愛的,溫馨的,有如流水帳日記般的文字記錄平凡中的幸福,她總是這樣聽著歌、偶爾抬頭看看剛醒了卻不動聲色的人,還一邊做著早餐,週日的早晨特別慵懶,是花生果醬和奶茶的味道,因為喜歡,所以日復一日吃著同樣的東西,知道這是也許時間過了就不會再迷戀口味,現在就貪婪地珍惜著。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52075991_92968d57e6.jpg 

     

     在有聖誕紅的地方看得入迷了,一天比一天冷,五樓天台上的聖誕紅有兩片葉子變了色,小麥蹲下身來看那盆開始產生異樣的盆栽,忍不住也摸了摸上頭的紋路。

     聖誕紅的刻痕是柔軟的,軟毛在手指上搔弄的感覺不尖銳,這反而使她失望了,帶點尖刺的葉面會好一點,她喜歡的是劃過指頭那種痛痛麻麻的感覺。天空飄著一點雨,小麥挨著盆栽邊坐下,正好可以看見對面大樓天台莫名長著的像芒草一般植物,回去查了才知道那就是菅芒,和麥穗一樣顏色卻更加飄微。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8170.100 

      往上走的時候,很吃力,於是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就維持著走一段階休一段階的步伐:快的和慢的,遲疑的和充滿勇氣的。

      走著走著,看見外頭大樓的燈火時,心中就閃過一些畫面,因此微笑了並且想起早晨的天空有多湛藍,天色在身旁變換,從午後的昏眩迷濛到入夜的冷穆,旁上樓的心情不免好似壯士斷腕,遠方,出現了沒有邊際的草原,想起戒指的桎梏就意識到未知的黑暗從腳下蔓延自喉頸,這才發現已經無法言語,乾啞的殘響只能敘述斷斷續續的痛苦、影子和影子。

      還在向上,向上的同時好像墜入地獄那樣,一口吸進的看似純淨的空氣是大口大口的沙,冰冷而乾澀,只是既已失去了言語,猴頭上的痛苦就能夠嚥下,睜開眼,發現受苦的心志才能洞悉一切,正如看見的黃昏不是黃昏,聽見的清晨不是清晨,看見的是擺在餐桌上的殘羹,聽見的是腦後近乎昏厥的呼喚,覺得噁心,任憑鼓聲在一旁響著響著響著。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因為一些原因去早就荒廢的鮮網找回兩篇文章,已經久了,但是現在看來還是滿有感覺的,我記得那時候很想把這個故事一直寫下去,如果真的成真,你們現在看到的文章都會是這一系列故事的其一~~很顯然,沒讓它發生了。

     十六歲和十七歲,總覺得,那時候的我更成熟些,我正在隨著年齡成長,回溯著過去沒有經歷過的時光,找回我的童話、玩具、還有嘻笑打鬧的權利,趕在20歲前,好好亂七八糟的過一番年少歲月。

 

艾塔星球上的十六歲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天、兩天、三......四......五......

      數著日子的時候,原本就飄移不定的意志也跟著消逝,如今只剩下你會在某個想要猶豫的時刻回過頭來拉我一把,因為你覺得「猶豫不壞」,還有你也喜歡耗上一個下午的時間呆坐著,也許思考過去也許思考未來。

      剛剛我正想到你了,因為又為了煩惱吃什麼的事,所以就把錢包丟在桌上,想想用什麼辦法來下個決定。

      這時候你......我腦海中的那一個,手裡拿著菜單開始細點每一樣的好處:「這個太鹹了、這個辣的你不敢吃、這個太貴了......還有這個這個......你會喜歡吃的。」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一天,我在自己熟知的城市裡迷失了於一個車站,就在車站前,踟踟躕躕地來回走了十數遍的時候,發現了月台前數過來的第三張長椅有位老人坐在上頭。


       那個瞬間,意識到自己身上的某處傷口痛了,像是被某種尖銳物劃到的一樣,刺刺麻麻的,下意識摸了摸左手手腕......沒有......並沒有遺留任何傷口在應該是傷口的地方,已經是痊癒了,很早很早的事。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SDC10867.JPG

      話說回來,有沒有人不後悔寂寞?一定有人說過:「走上寂寞是必經的過程」只是,不知不覺人們就一無返顧的往寂寞而去,卻沒發現自己在人間遺落了很多很多。

     遺落是殘忍的,或許說回憶的過程是殘忍的。

     擁有回憶的空間,據說,卻是幸福的。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now 

 

              梁杋是我的朋友。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暴動事件發生的兩個禮拜後,一個人在公車站下了車,帶著寬緣的帽子,他顯得很低調。
看著安靜的街道,式淵知道自己躲過了一場劫難,一場由群眾情緒過度激昂引發的劫難,雖然使某部分的人得到教訓,並讓一切回歸正軌,但事件沉寂的速度快到就像昨夜才下了場大雨,今晨卻因突如其來的陽光而沒有留下任何的積水一樣,因而當式淵選擇回到這個地方時,看到的人們竟全都呈現若無其事的樣子。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很久沒放個正式的文了,這篇小說已投稿於中女青年的聯合文學獎,很幸運也通過評審的認可

  --- 一個從夢裡來的故事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什麼時候你在這裡而我不知道?
又是什麼時候你走了而我沒抬頭?

其實一切都很熟悉,只是我不寫詩了,因為忘了怎麼寫了。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更新時間: 08/26 2007

  要是回歸本質,我們都只有一個簡單的名字,生下來就有的符號。

  平常,我總不喜歡探究原因,因為膚淺的是人們喜歡猜測的特性,而不是在應該發生的時候裝神弄鬼,做出一些看似討喜的諸多表情。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23 Thu 2007 15:30
更新時間: 08/23 2007

  他必須承認,這輩子都沒可能看到一頭貨真價實的山狼,畢竟,都市內熙來攘往,即便是開了幾小時的車,回到小時和爺爺奶奶相居時的高山叢林裡,都未必能夠找到牠們的蹤跡。
 
  這年頭除了人以外,再沒生物能活得好。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21 Tue 2007 15:33
  • 回歸


更新時間: 08/21 2007


  向晚也許是惆悵的時刻,我夢見你,先是復出,後是回歸。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2 Sat 2007 15:32
更新時間: 05/12 2007

  今天的雲,長長的,薄薄的,白白的。
  我往圖書館的方向走著,才發現那一直不知道名稱的紫花又在熱辣的街道上開滿一株令路人駐足的花朵,垂墜而飄逸的。
  回憶起那天,也是一般漫步在同樣的一條街上,正打算走到對街尋覓整個冬天久違的冰食,一輛轎車徐徐而猶豫的停下來,搖下車窗。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更新時間: 11/22 2006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