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發現,原來自己是個認份到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的人。

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意見很多,好像想做什麼改變,但當事情順移到極限時,無論如何我是會認份的,因為這樣就有藉口可以逃避,也許當成這一切都不是我選擇的。

我就是這樣一個人,其實不算是太好的人。



有些傷口等我願意說時,也許代表傷痛必較淡了,也許是傷口癒合了,但當下我是願意認份的。

好比當年哭一場,我還是能到學校上課一樣,那時候能到光華讀資優班就是我的全部了,當然失敗的過錯不在我,而是因為本來數學就比別人差,這句話當然有語病,但這樣的想法是可以改變一個人的。

很可笑,因為最後還是因為搬家轉學進了光華國小,然後不把這學校的資優班當一回事,這樣也就過了三年。

考國中的時候重蹈覆轍,我告訴自己這樣也許比較好,因為當個平凡人有平凡人的好處。

我就是這樣,半逃避半認份地走過十多年有意識的時光。


〈看到這裡,有錯字的話請告訴我吧......因為雖然打字不慢,但常有錯字是事實,那也是我。〉


後來才去的社區日文班老師總是在上課的時候說:「本來就應該這樣,要學就好好學,一次就把一級拿到,因為學日文太無趣了。」

在那裡我有個同學,他在夜校讀書,但是他連五十音都不會就到大家的日本語五十課的班上課。我曾在日文上跳過級,覺得那很辛苦,也從來沒聽說有人像他那樣勇敢,而且現在,做不能看書的對話練習比多數人都好。

我不服氣,因為動詞變化上我的確扎扎實實地熬過,也相信學的不錯,但事實是每個禮拜到課堂上,就會發現他再一次驚人的進步,正當大家都還聽不懂老師模糊的日本話中說了什麼,他已經回答完答案。

現在已經不會不服氣,因為本來就是自己時常忽視讀這一門科,而在這裡跌過跤更是一個寶貴的經驗,我不說這個跤是什麼,因為即便是自己的過錯,但還沒適應。〈請原諒,我就是這樣子的一個人〉

一級不是像老師那樣雲淡風輕說一說就能拿到的,絕對不......可是我卻格外相信這個人,因為他就是我遇過的人當中最不認份的那一個。



如果每遇到一個人就必須從他身上學到什麼,我想我還是很難做到的,就連基本的都難。
好比說,我根本不懂人情世故,受騙幾百次都是一樣。
不喜歡跟人打交道,因為怕會說錯話。




以上,是因為學姐們拿到成績單

我想



只要能過日子那是最好的,就算是我這樣悲觀的人也一樣。





第一優先是過好日子。





我給自己的功課是認份。



認份就不會想多了。




無論結果如何都是一樣。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