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與羚住在同一層樓的同ㄧ個屋子裡,然而除了這點,其實彼此間沒有什麼交集,只是因為一則刊在學校BBS的徵室友文而兜在一塊兒,房間的格局正好適合她們這樣的關係,穿過窄窄的玄關和一個小料理台左側,就是分成左與右的的房間,林的房門在後,而羚的房門在前,如此對稱格局很少有,但也恰好免去了ㄧ開門就可能碰上的窘境,走道很小,看得出來是勉強隔開的兩個房間,與料理台同側距離玄關較遠的地方是盥洗室和小小的洗衣間,再盡頭則是稍微寬敞點的搭棚陽台,偶爾,她們會在這裡遇見,然後ㄧ個林會不自覺的把衣架再往屬於自己的右邊移去一點點。

    羚很會家事與烹飪,是那種幾乎不外食的人,平常就會自己煮些可以放得久的醬或滷味,冰在冰箱的最下層,至於上層則往往是林放的啤酒,其實她也不是真有那麼喜歡啤酒的味道,完全只是習慣了而已,剛開始同住的時候怕室友介意也問過羚的意見,不過羚看來像是不怎麼在乎,於是就連冰箱配置也就這麼漸漸自成ㄧ格的劃分出來,她們的對話向來不長,多半是ㄧ些生活瑣事的討論,而且內容也制式得ㄧ如房東與房客,例如:

    「水電費我已經放在洗手台上面的櫃子,可是......」

    「我下午出門的時候拿去一起付。」

     或者是:

    「房東說禮拜六會有人來洗冷氣濾網,你會在嗎?」

    「嗯,什麼時候?我中午過後要出門。」

    「那我跟房東說再早一點好了。」

     有人說無論如何,住在同ㄧ個屋子裡是不可能不熟的,特別是兩個人都不怎麼愛出門的時候,但是很奇妙的,林即使再無法忍受孤單也不會找羚攀談,相同的,羚也是,或許在外人眼中ㄧ絲不苟又力行模範生活典型的羚是因為看不慣林的不拘小節而難以相處,實際上卻不然,羚很喜歡林這個人的氛圍,也許還不到氣味相投,但卻有很高程度的契合感,其實,她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假日,林會有很多時間都不在家,後來羚才知道那是因為她要打工賺生活費,而通常,羚總是會在家裡刷刷洗洗,午後的陽光對她而言很珍貴,於是她會花很長時間洗晾衣服,然後換上新的窗簾,不過這不代表她不用做些生產的活兒,她把所有日程都集中在非假日,然後獲得完整的休息時間。

     不知道從哪個時期開始,羚在週末做的菜會留一份給林,即使是重新熱過的東西,林也總能吃得津津有味,回報的方式則是由她來買洗碗精之類共用耗損物。

     她們都很習慣彼此在一起的時候,即使沒什麼交集,甚至ㄧ方也不會注意到另外一方的晚歸,每個禮拜說不上五句話,但總是知道對方在,突然就有種奇怪的關聯感。

     其實她們都不知道對方想過什麼問題,並且不知道兩個人都想過以後如果搬家不能見面怎麼辦,那些念頭一閃而逝,林依然在假日打完工的晚上找朋友閑聊,羚依然在假日打開電腦看著劇情簡單卻可以使人成癮的連續劇。

 

     這時候,是不是該出現一點衝擊?

 

     沒有,真的。

 

     林在不小心拆錯一封廣告信之後才發現羚老家在宜蘭,而羚則是在分類區看到太陽餅的紙盒推測林老家在台中,她們自極其細微的地方發現對方,不經由言語。

      直到某天,兩人中的一人發現這樣有點危險,明明是這麼接近的人,不能這麼就這麼放掉了,更何況彼此契合的有如認識很深的朋友,只是沒有深聊過,如此可惜。同住的第三百零五天林在冰箱上留了個紙條和一張八折披薩卷,她說:

      「我們見面吧^^」

      為了避免尷尬用的表情符號在寫出來的時候還是變得奇怪了,對於林來說也許不困難,但貼上冰箱時她的手仍猶豫了ㄧ下。

 

      小小的披薩店擠滿拿著折價卷而來的客人,羚一眼就認出林的樣子,短T恤加上靛青色鉤得很細緻的長裙,她腦海中頓時閃過那件勾花長裙在陽台上搖曳的模樣,忍不住想笑又抿了回去,那件裙子就在腦海中飄啊飄啊......飄啊飄啊......羚低下頭看著自己的白色印花洋裝,忍不住猜測對方的念頭。

       林正在擬稿,想著如何綽辭,她不很在乎衣服穿得如何,首先朝著羚笑了笑。

 

       她們用了ㄧ頓午餐,說了ㄧ下午的話,彼此深刻的了解的對方。

 

       兩週後,林決定搬出租屋處,並且事先找好了下一個租屋者,沒有造成任何困擾。

       不知道為什麼,她發現了解得太多便無法繼續在一起生活,羚也同意如此,她燒了整桌菜向林道別,她們從此沒再見面,羚與新室友處得不錯,對方總是會找機會與她攀談,也會自己下廚做些料理。

       羚藏著一個秘密沒說,林也是,但是她們時時刻刻都記得,那年的曾經,彼此有過的最近,也是最遠的距離。

 

------------------------------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寫下這個,但就是寫了,而且兩個人都跑進了我的腦袋,把結尾寫死了,但是也許哪天也會來發展下去,我發現自己喜歡去敘述那些生活上的細節,囉囉嗦嗦的,甚至超越的情節本身。

        那麼來寫吉本芭娜娜?

        想寫的荒謬推理只有兩張小小的便條紙。

 

 

-------------------

PS:今天停用了臉書,但過程萬般掙扎,如果別人看得到,那應該會發現我戒斷花了三次,日後也不知道會不會手癢

      不過臉書也不用MSN,我發現我非得丟下一些人不可了

      今後和誰討論那些沒人要看的老電影和聽一些有趣的音樂呢?

 

      我也不知道

      總之我想先冷靜ㄧ陣子(今天不過也才過了四天)

 

 

創作者介紹

天空。森林。雨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