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C10127.jpg

 

      偶爾也會蹲下來和牠玩耍,撫摸橘色的毛髮還有望著彼此的眼睛乾瞪眼,幾次以為只要在離開前回頭一次牠就會跟上來,因為炯炯眼神背後似乎會思考,「也許牠會記得那些眷顧牠的人」。

      有時候會喜歡和小孩子玩,六個月大的,將近周歲的。

      上個禮拜剛學會怎麼抱這個年紀的孩子,原來人在長到一歲的時候已經有八公斤,不過我抱著他並不會覺得是個重擔,我喜歡他緊緊抓著我的手的時候,還有從後方試圖探索陌生阿姨的時候,全神貫注的盯著他看的一天我很真誠,也很寧靜,不肯乖乖吃飯的他只是有點淘氣,對他笑就能笑,跌在地上的時候不哭,沒有意識的小壞蛋(阿姨總是這麼叫他)隱約知道外公外婆在哪裡,追著每一扇關起來的門,或者鑽進廁所開始探索著大人都不是很懂的......馬桶。

 

      小時候我也那麼愛推學步車嗎?咕嚨咕嚨的,總覺得我一定會怕,那個聲音勾起一點陰影,可惜媽連妹妹小時候藍綠不分的事情都忘了,一定也忘了學步車,這會成為一個謎,其實,看著小孩長大也是一個謎。

 

      高中的時候很喜歡寫街道或火燒,死亡和海洋,現在海洋更加寬廣,死亡卻變成言語上的禁忌,現在沒有那麼勇敢,現在想起來,小姪子試圖爬的櫃子是他的兩倍高,攀附的沙發到地面也有一個嬰兒的身高,他很勇敢的闖蕩,有骨氣的吐掉嚴謹的阿姨餵進去的食物,我們長得好大了,比那個櫃子要高了,除了愛看電視是一樣的,人竟然變得比嬰兒還懦弱。

 

      好想像他一樣抓著喜歡的東西轉啊轉的,轉啊轉的,在繽紛的色彩裡好像可以看到我失去的,關於感情親情友情諸如此類的東西,並且覺得更加疲倦,也許是因為精神緊繃而疲累,當然也有可能,因為不敢踏出去只能等待而疲累。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