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說是第一次,自己都汗顏,但是類似的經驗,卻是很恐怖的稀少。
 
     也許是自己題目定得差了,才會讓老師一下子就全講完了,那多的半小時時間,就只好用聊天的心態結束〈那也只不過是因為,老師是個年輕的好人哪.............否則。〉

     重拾整理專訪稿的感覺,但因為這次自己是主問著,手就不能紀錄的太多,又是因為臨時,根本來不及帶出錄音設備〈只能慶幸還有相機可用〉。

      我想,不能說學妹不好,只是我太依賴自己了,況且是自己教不好〈自責〉,我想也沒有人會在剛開始的時候那麼囉嗦地寫了一份專訪整理吧!

      對學妹而言,他們碰到的可是一位絕對不會離題又親切的老師〈他還已經準備好了答案給我們〉,但還對整理回答茫然,那麼,就是我的錯了;天哪!最近什麼事好像有一半以上都是我的錯,開始閉關自省好了〈說實在話,我還得寫一份版面的講義,但不知該要從何下手,我的努力快要瓦解了〉



      唉



      打開電腦的第一件事看到的是那個,真讓我有種無限的悲哀重上心頭。










         學妹乖











           〈摸頭〉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