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時候你在這裡而我不知道?
又是什麼時候你走了而我沒抬頭?

其實一切都很熟悉,只是我不寫詩了,因為忘了怎麼寫了。
我的語言退化,我的力量減弱,因為世界的核心並不是自我,而是廣大的、眾人的一切。

我少有體悟,因為觀照不曾遠離過自己十公分內的範圍。
也許我不喜歡是因為你很遠。



曾經,相信自己可以長遠地走下去,現在我還在這條路上,只是忘了怎麼走。
我會說謊,和大多數的人一樣。
不管它是白或是黑,謊它永遠是個謊不會改變。

我不會討好、不會修飾語言。
我的步伐永遠像是受過傷,似乎背影也蹣跚,以前自己並不曉得,但到現在一切都懂。
我不喜歡簽字但還是得簽,因為宇宙仍舊需要維持它的合諧。
假如相信,世界就很美,我因此願意相信。


有時候,腳下一片泥濘,生命一片混亂,但我活了過來,因為我需要生命。
往後看,不是因為失敗,是因為追尋夢想的旅程也需要休息。
行動很慢也好,至少安靜。



我已經習慣了不抬頭
你也不會停下腳步


再一次冬天了



我突然





很想念很想念很想念夏天裡的妳





你應該不會介意。









evi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